电脑版

连年商誉减值+高溢价收购中科金财被质疑财务“洗澡”

时间:2020-05-10 12:29    来源:中国经济网

本报记者蒋牧云张荣旺上海北京报道

近日,中科金财(002657)(002657.SZ)发布2019年年报以及2020年一季报。数据显示,其受资产减值影响,净利润-2.82亿元,同比下降3533.11%。2020年第一季度同比转盈为亏。

值得注意的是,这已经是中科金财连续3年分期计提大额商誉减值准备,从而影响整体盈利。因此,公司在发布业绩预告后也收到了深交所的关注函。与此同时,中科金财还于2019年末溢价收购了另一在线教育企业,形成商誉1.9亿元。

关于公司净利润对比营收加速下滑的应对以及未来的发展等问题,《中国经营报》记者向中科金财发去采访函但截至发稿前尚未收到回复。

5倍溢价收购

根据年报,中科金财多家子公司2019年的业绩与预期净利润存在差异,包括天津中科金财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津中科”)、深圳中金财富科技有限公司,和华缔资产管理(北京)有限公司等计提商誉减值准备2.85亿元;此外,公司还对后两家子公司持有的信托产品计提减值准备3697.41万元。

自2017年起,天津中科连续三年业绩未达预期。数据显示,2017年至2019年,中科金财分别对天津中科计提商誉减值准备3亿元、4356.69万和2.81亿元。至此,中科金财收购天津中科所确认的商誉计提完毕,商誉余额为0。

中科金财在发布2019年业绩快报后也受到了深交所问询,要求其说明是否存在业绩“大洗澡”的情况。随后中科金财回复称,2019年度在宏观经济形势的大背景下,公司接管后部分核心骨干人员和团队流失的持续不利影响进一步凸显,面对激烈的行业竞争和严峻的市场形势,天津中科经营情况较预测时存在较大差异。另外,天津中科原核心人员涉嫌职务侵占,正在公安机关的刑事侦查过程中。

业内人士告诉记者,“大洗澡”通常指的是上市公司在业绩不理想的情况下,通过商誉减值调节净利润来“破罐破摔”,相应的股价也会下跌,也由此获得未来的上升空间。

其进一步表示,这是上市公司较为“常规”的美化财务报表的方法。而这样操纵业绩的行为在近年一直是监管的重点关注对象。

然而,就在大额计提收购天津中科形成的商誉之际,中科金财又于2019年12月以2.5亿元现金收购北京志东方科技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志东方”)100%股权。公告显示,此次交易采用收益法评估,相对于评估日标的公司股东全部权益的账目价值4216.61万元,增值2.08亿元,增值率高达493.97%,此次收购预计形成商誉1.9亿元。

中科金财在回复函中表示,志东方可能无法实现预期经营业绩,公司将面临标的资产业绩承诺未能实现风险。

根据年报,2019年志东方实际实现净利润1865万元,踩线完成1800万元的业绩承诺。上述业内人士表示,通常收购价格不能完全以净资产对标,还要综合考虑协同发展等多重因素。但按照目前的市场环境来估算,约5倍的收购溢价还是较高。

主营惨淡现金流入不敷出

除商誉计提大额减值准备之外,中科金财的主营金融科技却呈现处持续疲软态势。数据显示,中科金财营业总成本常年高于其营业总收入。2017年至2019年,中科金财营业总收入分别为12.26亿、14.86亿和16.72亿元,营业总成本则分别为15.59亿、16.07亿和16.79亿元。

毛利率也因此同步下滑,2017年、2018年毛利率分别为28.81%、19.65%;2019年按产品划分,营业收入为6.4亿元的金融科技综合服务毛利率20.53%;营业收入为9.8亿元的数据中心综合服务毛利率为10.91%,分别同比下降3.25%和6.21%。

此外,中科金财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也长期为负。2019年公司的经营现金流为-1.36亿元,同比下滑383%。公司在年报中表示,下滑主要是业务增长支付的采购款较上期增加所致。梳理往年数据可以看到,中科金财2016年至2020年一季度的17个报告期中,有15个报告期末录得负值。其货币资金规模期间也呈现大幅走低的趋势。

中科金财2019年发布的关于2018年年报问询回复公告中显示,公司经营模式主要为“采购+销售”。

而在2019年的年报中可以看到,中科金财正在向金融科技领域转型。

不过,由“采购+销售”转向金融科技,中科金财的技术能力究竟几何?记者注意到,尽管公司特别提到了探索区块链技术的应用探索。但目前似乎仍然停留在探索阶段,唯一公告了2019年一区块链中标项目并非应用于金融领域。

同时年报还显示,尽管中科金财提到公司正紧密围绕金融科技保持较高的研发投入。但数据上来看却存在矛盾:2019年公司研发人员数量、研发投入金额、研发投入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同比下滑了11.77%、19.76%、3.24%。

另外,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随着金融科技服务的主体越来越多,行业整体竞争不断扩大。特别是近年来大型银行自主的金融科技能力快速成长,金融科技供应商的服务对象主要向中小银行渗透。成本高企加之外部行业竞争,使得行业毛利整体下滑。

根据公司年报,中科金财表示自身主要的核心竞争力特别提到了,公司长期以来为上百家银行及金融机构客户提供金融科技综合服务,基于对金融行业的深刻理解,公司能够洞察传统金融行业的需求。

不过,此前记者从银联内部人士处了解到,早年间中科金财确实帮银联做过相关产品,但业务早已结束。那么,公告中提到的众多金融机构,有多少是仍旧有业务往来的?公司对于金融行业的“深刻理解”究竟是否存在前瞻性?关于上述信息,记者也向中科金财进行求证但未获得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