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版

中科金财折戟金融科技:600亿市值仅剩50亿

发布时间:2019-08-27 16:06    来源媒体:中国经济网

2003年筹资50万元成立,2012年登陆创业板,2015年通过一系列投资并购加码互联网金融概念,高光时刻市值一度达到600亿元,而今连续两年扣非净利润亏损数千万元,市值缩水至仅存逾50亿元,依靠理财收益美化业绩,中科金财(002657)(002657.SZ)的“跌落”故事仍未中止。

近期,金融科技概念A股中科金财发布2019年半年报,报告期内,公司营收6.24亿元,同比增长1.95%,净利润9605万元,而扣非后净利润为-5369万元,同比减少244.28%。中报发布当日,中科金财宣布拟将所持子公司大连金融资产交易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大金所”)15.12%的股权通过公开挂牌方式转让。

大金所股权的退出,一定程度上标志着中科金财轰轰烈烈互联网金融探索的阶段性落幕,而从数据看,其目前主打的金融科技概念尚未支撑起业绩。

《中国经营报》记者梳理财报发现,除市值缩水和盈利质量不高外,公司近年来主业毛利持续下滑、子公司商誉爆雷或债务缠身,相关研发和项目进展缓慢、重点业务面临合规风险等问题陆续暴露,其过山车般的市场表现,亦值得投身金融科大潮中的众多公司引以为鉴。

高代价并购

2014年8月,中科金财以8.23倍净资产的价格收购了天津中科金财100%股权,形成商誉约6.24亿元。

事实上,在2019年中报发布前,中科金财已经连续两个年度扣非后净利润亏损。这也引发了深交所的关注和问询。

在今年7月对深交所年报问询的回复中,中科金财将亏损原因归咎于子公司天津中科金财的商誉爆雷和主业毛利率的不断下滑。此外,大金所两个项目踩雷的坏账计提也产生影响。而上述两项重要并购,曾在当年推动中科金财走向“巅峰时刻”。

时间回到2014年8月,中科金财以8.23倍净资产的高价格(利用收益法评估,增值率高达7.23倍)收购了主要承接银行信息化建设服务外包业务的天津中科金财(原天津滨河创新)100%股权,结果形成商誉约6.24亿元。天津中科金财承诺2014年、2015年、2016年扣非后净利润分别不低于人民币6100万元、7250万元和8650万元。在三年承诺期内,公司悉数完成了业绩。

在收购天津中科金财后,2015年起,随着轰轰烈烈的互联网金融大潮,中科金财先后认购大金所20%股权、安粮期货40%股权;与中航国际、中航新兴等公司合资成立金网络(北京)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网络”)布局供应链金融。2016年,以50%股权控股大金所;与国家信息中心合作增资国信新网;与奥瑞金成立北京奥金智策传媒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奥金智策”)……受上述利好,中科金财在上市后不仅利润持续增长,在2015年其股价高点一度突破170元,市值接近600亿元。

而从2017年开始,此前中科金财布局的多个领域均发生“变数”。天津中科金财承诺期满后,业绩出现“变脸”。2017年、2018年分别只实现了净利润2377.14万元和3124.2万元,与此前三年业绩形成鲜明的差距,中科金财就此分别计提商誉减值准备金约3亿元和4359.3万元,直接拖累业绩。

在针对深交所的问询函回复中,中科金财透露:2017年中开始接管和整合天津中科金财后,天津中科金财部分核心骨干人员和团队流失,加之河北农信社等主要合作运营客户到期未续接,业绩受到影响。此外,还发现天津中科金财原核心人员涉嫌职务侵占。

同是在2017年,辉山乳业(06863.HK)违约爆发。大金所平台上3亿元的“辉山乳业定向融资计划”踩雷。此后,5000万元“百融通达投资收益权”产品也发生兑付危机。这也导致中科金财分别计提坏账1787.02万元和2355.39万元。在2018年大金所增资后,中科金财退出控股权,如今则选择清盘所持剩余全部股份。

此前四处开花的并购和参股,到了2019年中报中,除安粮期货贡献562.87万元投资收益外,其余大部分均为亏损。记者梳理发现,除大金所外,北京中关村互联网金融信息服务中心有限公司投资亏损53.01万元、国信新网投资亏损94.24万元,奥金智策投资亏损53.27万元……而天眼查数据显示,今年1月,中科金财退出了此前与中航系合资的金网络。

记者注意到,在2015年到2016年的巅峰时期,中科金财的卖方研报高频发送,生态圈、互金航母、大资管版图等字眼屡见不鲜。但随着其布局折戟,其最新一份研报还停留在2018年7月。

西南财经大学普惠金融与智能金融研究中心副主任陈文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由于为商业银行提供IT服务的营收利润空间有限,一些机构提供IT支撑同时布局金融资产交易平台,帮助金融机构进行资产配置,这种打法在互联网金融风口期颇具代表性,也曾是资本市场的好故事。但问题是这些IT机构是否具备优质项目的持续产出能力以及较强的金融风险把控和定价能力,否则切入金融资产交易领域会带来诸多风险。

主业持续疲软

中科金财的角色类似中介,但其政府资源较强,是典型的关系型ToB企业,核心技术并不出众。

而在陈文看来,如果外延式并购发展并没有跟进各板块业务的充分整合,战略协同价值没有发挥出来,反而可能带来管理上的混乱和主营上的日益模糊。

记者注意到,在早年间大手笔“买买买”之外,中科金财核心主业却持续疲软,不仅毛利率下滑严重,一些重要项目的推进更屡屡生变。

根据此前其回复深交所问询函内容,公司经营模式主要为“采购+销售”——根据项目需求向生产厂商及其代理商、分销商采购软硬件设备,主要按市场价格进行采购再通过参与招标、谈判等方式向客户销售产品及服务。半年报显示,其服务对象包括一行两会、银联和上百家银行及金融机构。

一位有金控集团工作背景的行业人士告诉记者:中科金财的角色类似中介,但其政府资源较强,是典型的关系型To B企业,核心技术并不出众,因此其中标项目后需要进行各类采购支撑。

根据中科金财官网,其成功案例包括华夏银行手机银行移动支付平台、银联互联网手机支付客户端、银联商务商户营销平台及手机支付平台、农信银共享手机银行等。有上海银联系统内子公司人士透露:早年间中科金财确实帮银联做过相关产品,但早就结束了。

记者注意到,中科金财在2017年年报中的前五大客户包括中国人寿、国家体育总局彩票中心、农信银等,到了2018年年报中,前五大客户名字已被隐去。

根据财报,2017年、2018年和2019年上半年,公司营收增幅分别是-11.17%、21.17%和1.95%,营业成本增幅则是-12.75%、36.77%和23.76%,成本增速明显高于营收增速。这也导致上述三个报告期内综合毛利率逐年下降,分别为28.81%、19.65%和13.91%。中科金财认为:受到宏观经济形势、行业竞争、市场形势等因素的综合影响,公司2018年回款快、低毛利的业务增长较大。

但记者横向比较了几家主要面向银行业的软件类上市公司发现,其综合毛利率普遍在30%~50%之间。而主打系统集成的一些公司,综合毛利率也普遍在20%~30%之间。

在互联网金融退潮后,中科金财的财报上也再未见相关字眼出现,2017年开始,取而代之的是人工智能、大数据、云服务、区块链等领域延伸计划。但目前上述业务在年报中仍停留在“深入推进”,尚未见明确研发成果。

面对市场竞争,中科金财曾大举募集资金计划用于互联网金融云中心和智能银行研发中心,但项目却中途生变。

根据财报,公司2016年主要募集资金的项目互联网金融云中心,其中原计划项目实施地点天津,募集3.88亿元资金。在变更项目实施地点到北京后,投资总额大幅减少到6880.49万元。此外,由于原智能银行研发中心项目对场地建设环境要求较高,故拟暂停实施。

北京的人力、物料、租赁等成本高于天津,为什么项目投入反而缩水? 近年来公司将“智能银行”作为重点战略打造,为什么却可以暂停研发中心建设?

一位中科金财前员工向记者透露:中科金财不少事业部都是外包制。其此前曾承包过一个事业部,重点是推广银行数字化转型产品,但进展一般。据其所知,中科金财还有子公司从事车抵贷业务,但“也亏了不少”。

该员工口中的“中小银行数字化转型产品”指的是去年中科金财(上海)互联网金融信息服务推出的“百行直销”APP,其定位为精选导购的直销银行产品。由于资管新规和《29号文》叠加,该产品推出后就被舆论质疑具有合规争议。记者发现目前苹果和安卓应用市场上均无法搜到该APP,腾讯应用宝中下载的该APP亦无法打开。对此,记者致电中科金财前台电话,客服表示不清楚该产品情况。

虽然在项目投入上屡屡消减预算甚至中止,但中科金财在账面上并不缺少资金,仅2019年上半年投资收益就达到1.58亿元,占利润总额的163.79%。财报显示,截至2019年6月30日,期末募集资金余额为4.59亿元,其中购买保本型理财产品金额为3.56亿元,以活期存款方式存放于监管银行余额为1.03亿元。但另一方面,公司有大约占比资产总额7%的短期借款2.6亿元。

对于如何遏制上述亏损和主业衰落的趋势,中科金财问询回复中表示:未来计划将公司在客户资源、技术实力、经营管理等领域的能力向产业链上下游合作伙伴开放,推出高利润高附加值和客户黏性的服务和产品。而另一方面,公司对整体营收的前景似乎也保持审慎:在上述回复中,公司预测2020年至2023年公司的营业收入增长率分别为4.51%、4.51%、4.52%、4.53%。2024年之后的营业收入增长率为0%。

记者就公司业绩数据、新业务进展等问题致函、致电中科金财董秘及董事长等,截至发稿,尚无回复。